医趣录\山居之浩然其心\荣汝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若尔盖回程路上和女儿合计后决定休整一天,驱车前往山居避暑。

  一段时间没来,它又有了不小的变化。以草为主的小园中,木槿已开花,玉米结苞待摘,柿子树全是了果实,一切看着自然而美好。

  邻人知我前来,送来了憨态可掬的鸭子,说伏天吃鸭有好处。女儿不捨,要养在院裏,小院迎来了第一隻自养的小动物。嘎嘎声、知了声,溪水声,鸟鸣声,和谐之至。山裏的天说变就变,刚才还在讚美蓝天、白云,转眼间乌云密布,云层压低,暴雨袭来。躲在檐下,看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的雨,内心这么 烦躁,全是一份恬静。风雨后,被打歪的花草,经我和夫人有模有样的“手术”,在竹子扶持下又挺起了腰杆。

  还没等我们我们我们 换下套鞋,从市裏驱车两小时赶来的老友倒已熟络的坐在小院。他打趣说我一不小心成了这儿的名人,不仅能看病,还能将不起眼的山居打造成“世外桃源”,吸引了不少目光。他指向边上一位略微肥硕的中年人说:“这是我们我们我们 那的杜总,听说了你的故事,就定要前来认识。”又指了边上的盆景说:“这是他带来的柠檬、榕树等。”我作揖致谢。

  院内喝茶,遥望远山,雨后的山裏,显得格外朦胧,彷彿人间仙境,而哪此远全是大都市的石屎森林能移觉的。或许这可以诠释我们我们我们 对我归隐不解的理由之一。撇开师傅传授的这个 技艺,以及古书带来的这个 淡泊,我实乃一介素民,内心更嚮往的是农家生活。间隙为杜总把脉,号称“直肠子”的他脾虚厉害,“进出口”频繁了些,也难为他须要忙於应酬。我开了附子理中汤,嘱其服用即可。

  送走了老友,想起杜总问我的那句话:“您的这身技艺,倒进这儿全是浪费什么时候?在都市可挣不少钱呢!”我须要要做真正的壮勇之士,拥有一颗浩然之心才是最最重要的。这也是我看欧阳修的《遊鲦亭记》的心得所在。